这就叫“锔盆美食文化的戴眼睛——找碴儿”

锔盆锔碗嚒补破锅,这声音来自俺村西头果木行外。那里离村很远,又没人家,他就那么带劲地吆喝起来,是无意,还是有心,这么来两嗓子。你别说,那洪亮的声音,动听的韵调,能......

  “锔盆锔碗嚒——补——破锅——”,这声音来自俺村西头果木行外。那里离村很远,又没人家,他就那么带劲地吆喝起来,是无意,还是有心,这么来两嗓子。你别说,那洪亮的声音,动听的韵调,能响彻云天外。

  此手艺人是离运河西北四里地曲方村的王殿青,人称绰号“王石 儿 ”。这昵称是人们送的,什么小活儿,美食文化大活儿给人舒心地做了,多硬的活儿,多难做的活儿都不在话下,故,美称唤他“王石 儿 ”。久而久之,连他本村人也慢慢淡忘了其大名。运河边上这一带提起“王石儿”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直到现在,那动听的吆喝声,还在人们的记忆中回荡。

  “锔盆锔碗的”,也有称“小打炉的”。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,农村经常见到推着木轴、木轱辘小车,也有挑挑儿的,走街串巷。 常来俺村的就是曲方村的锅腰老头儿——“王石儿”。

  那个时候,人们过日子很紧巴,少吃无穿,更谈不上有钱花。就是自家养两只母鸡,产三、两个蛋,也用竹篮子㧟( kuai)到集市上折变了,换二斤咸盐回来,又有谁舍得吃那鸡蛋呢? 真是“一个子儿掰八瓣儿花”。 手使的家什也是这样,坏了舍不得扔掉,修了又修,补了又补。 一个碗、一个盆儿摔成两瓣儿、三瓣儿,就让“锔盆锔碗的”给锔上,一口铁锅裂了,锔上,有窟窿补上。 谁也不笑话谁,“叫花子碰见要饭的——都一样”,过着穿衣见肘的贫寒日子。

  据说, “锔盆锔碗的”,早在南宋时期,民间就有人经营此业,三百六十行中的一行,算小手工业者,流行全国大部分地区。 这生意分锔活儿和铁活儿两种。

  锔活儿,主要锔碗,锔盆,锔锅,锔大缸。用的工具有钻和锔子,钻又分钢钻和金钢钻。锔瓦盆、大缸、铁锅等用钢钻,锔瓷器用金钢钻儿。俗说: “没有金钢钻儿,揽不了瓷器活儿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 金刚钻儿的尖儿上,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金钢石(如割玻璃刀上端的一样),只有它才能把坚硬的瓷器钻透。

  “锔子”,是用铁丝或铜丝砸制的,中间扁,两头 尖 的钉子。用时,两头的尖儿用钳子掰成弯,其作用是扒住家什的裂缝。根据家什的大小,锔子也大小不一。家什大的,用长锔子,家什小的,用短锔子,用多少,再根据缝隙的长短而定。

  钻,有木杆儿、铁杆儿、铜杆儿之分。带动钻头转动的不像现在自动或半自动,那时全是人工手动增加动力的。是用一根红荆木棍儿,两头握成弯儿,打上眼儿,穿系上一根小细羊皮绳儿,用它缠绕住木质钻杆儿上,跟拉胡琴那样,用右手来回拉动。左手拿一像酒瓯( Ou)大小的小铁碗(怕磨破手心),摁在钻的上端,使钻头正反转动往下钻。 只听“吱、吱、吱”一个眼儿,一眨眼工夫,在家什的背面,缝隙的两边都打好眼儿,然后把备好的锔子两头的小钩儿插入眼儿内,再用小尖嘴儿锤子“当、当”两下铆住。 然后,你看师傅用右手食指在铁盒里抹一块预先制好的油腻子,在锔子和缝隙处,用力一鼓动,就算修好了。 他两手很轻松地再把家什翻两个“个儿”,意思仔细地检查检查,看哪儿还有没有裂纹,这就叫“锔盆的戴眼睛——找碴儿”。

  铜锔子,一般用于细瓷碗,或细瓷茶壶之类的。也有需镶壶嘴儿或镶边儿用的红、黄铜片儿,那不叫锔子,说句文明话,称“装饰品”。

  那铁、铜杆儿钻是修小家什用的工具。钻杆儿的上端均配有增加惯性动力的大疙瘩,有铁的、铜的,还有木头的。钻杆穿在约有三十公分长,宽有两、三公分中间带眼的铁板上(或铜板或木板),算是起固定钻杆儿作用的。铁板两端各系有一条小细绳,均连接到钻的上端。使用时,小细绳在钻杆儿上缠两遭,右手 “虎口”虚夹钻杆儿,一压一松,一扑棱一个眼儿。 故,这钻就称“扑棱钻儿”了。

  再说这铁活儿,就是补带有窟窿的破生铁锅(那时,没有铝制品,美食文化更没有不锈钢)。只见师傅搬出微形的小炉子、小风箱,放置好。劈些小木块儿,抓把引火的软麦秸,再放上煤砟块儿,一会儿,火苗旺起。生罢了火,再把特制的冶炼器放进小炉里,再砸些生铁片子,熔成“铁水儿”。当看到“铁水儿”白炽化时,火候到了,手急麻利快,倒在预先放上小米糠的大手闷子上。这时,手得来回转动、抖动,怕把手闷子烫坏了。只见师傳冲着“铁水儿”用嘴吹着气,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。当“铁水儿”在手闷子上成圆珠状时,立刻 捂 在要补的锅窟窿上,当铁水珠儿冷却之后,锅就算补好了(窟窿大些的,得补多下,才能补住)。故,又产生了“小打炉的”这美名,也就随之传叫起来了。

  后来,随着人们生活的不断提高,家家富裕,人们不再那样算计了,粗瓷碗改换成细瓷碗,偶尔摔毁一个碗,往往随手一扔,去买新的。其他的器具也一样,坏了就换新的, 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”,这句话常挂在人们的嘴边。 这“锔盆锔碗的”“小打炉的”行当,从此也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圈,老手艺人“王石儿”也为之失业了。

  时代进步了,这落后的生活方式也随之被淘汰而更新。这 “锔盆锔碗的”“小打炉的”称谓,恐怕在三百六十行当中永远不会出现了。 这手艺没了,美食文化这民间中的老手艺人,恐怕也早已随之不在人世间了。

上一篇:64岁的垃圾分类管理员陈玉兰已经开始忙碌美食文化 下一篇:不仅远超过去峰值产能美食文化

水果沙拉

自制中秋应节月饼:鲜肉月饼
防秋燥上火食谱:酿苦瓜
春节吃什么下酒 6大最佳下酒菜介绍
中国饮食:白菜炖豆腐
端午节粽子馅甜咸大战争议大 “北甜PK南咸”胜
中国饮食:啤酒鸭的制作方法